repost: Hospice Care 原來「臨終」是這樣子的…,明白以後就別再帶給親人痛苦了!

Written by Frank M. Lin 4/20/2017 7:41 am @ Newport Beach, California – My dearest mom passed away in my arms at a hospital 3 years ago at 4/10/2014 in Taipei, Taiwan.  She asked not to get resuscitated and we respected her decision despite the fact that my brother and sister were flying from USA to Taiwan to see her.  The only reason she passed away was the evil ass oral chemotherapy drug she took about 3 days prior on Monday 4/7/2014.  She had a weak moment and believe it would help her.  For many years I totally predicted the outcome of her western treatment.  Not 1 bit was a surprise to me.  Due to her battle with lung cancer I had read up on the subject extensively.  Easily over 100 books.  I feel like I have a very good understanding of it now.  I wish I knew all this when she was first diagnosed many years ago.  I would have been able to ease her mind a lot better knowing what I know now.  I think of her frequently and miss her dearly.  I know she is with me spiritually but just not physically…


 

原來「臨終」是這樣子的…,明白以後就別再帶給親人痛苦了!

71898_071898_2

由於人們對於「臨終」的認識普遍上來說還有很多的誤解,大家都應該好好了解,千萬不要給親人帶來不必要的痛苦!而這篇文 章將從醫學的角度告訴大家「臨終」的過程,希望大家能有所了解,幫助家人和自己一起坦然面對…

71898_4

2/10 一個車禍的22歲男性被送進了加護病房,此時的他生命垂危,幾乎不能說話。接著,在長達3個小時的時間裡,醫院不允許家人 進入病房看望這個隨時會離開的親人,在之後的時間裡,也只允許一個親人每隔2 小時進去看望5分鐘。 在漫長的等待中,沮喪的女友只好回家了,父母也撐不住身心的疲憊所以睡著了,一直等到護士通知他們病人已過世時才驚醒過 來。因為沒能和親人見上最後一面、說些告別的話,家屬的悲痛驟然升溫…但其實這還算不殘忍。

71898_5

在最後的日子裡,病人常常要被動的接受這樣的「待遇」:一是『過度治療』。有些病人甚至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仍在接受創傷 性的治療。另一個極端則是『治療不足』,也就是說,病人受到的痛苦和不適一直到了死亡也沒有得到充分的解脫。 那麼,生命在最後的幾週、幾天、幾小時裡到底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呢?一個人在臨近死亡時,體內又會出現什麼變化?在想什 麼?需要什麼?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怎樣做才能讓生命能以舒適、寧靜甚至有個美麗的終結? 臨終期一般為10 到 14 天(有時候可以縮短到24小時)在這一階段,醫生的工作應該從「幫助病人恢復健康」轉向「減輕痛苦」。 臨終的病人常處於脫水狀態,吞嚥出現困難,周圍循環的血液量銳減,所以病人的皮膚摸起來涼涼的…你不要以為病人會冷,需 要加蓋被子來保溫。相反,即使只是在他們的手腳加上一點點重量的被子,絕大多數臨終病人都會覺得太重、無法忍受。 呼吸衰竭,會使得臨終病人呼吸困難,給予氧氣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但他們已失去了利用氧氣的能力,此時給他們供氧是無法 減輕這種「呼吸飢餓」的。正確的做法是:打開窗戶和電風扇,在病床周圍留出足夠的空間。另外,使用嗎啡或其他有類似的合 成麻醉劑來減輕病人呼吸困難和焦慮的最好辦法。

71898_6

當吞嚥困難使病人無法進食和喝水時,有些家屬會想到用胃管餵食物和水,但瀕死的人常常不會感到飢餓。相反,脫水的缺乏營 養的狀態會造成血液內的酮體累積,進而產生一種止痛藥的效果,使病人有一種異常愉快感。這時即使給病人灌輸一點點葡萄 糖,都會「抵消」這種異常的愉快感。 而且,此時給病人餵食還會造成嘔吐、食物進入氣管容易造成窒息、病人不配合而痛苦掙紮等後果,使病人無法安靜的走向死 亡。靜脈輸液雖然能解決陷入急性意識模糊狀態病人的脫水問題,但同時帶給病人的是水腫、噁心和疼痛。

71898_7

在生命的最後階段,甚至在死前三個月之久,不少病人和別人的交流減少了,心靈深處的活動增多了。不要以為這是拒絕親人的 關愛,這是瀕死的人的一種需要:「離開外在世界,與心靈對話」。 一項對100個晚期癌症病人的調查顯示:死前一個星期,有 56% 的病人是清醒的,44%嗜睡,但沒有一個處於無法交流的昏迷 狀態。但當進入死前最後6 小時,清醒者僅佔8%,42%處於嗜睡狀態,一般人昏迷。所以,家屬應抓緊與病人交流的合適時 間,不要等到最後而措手不及。 隨著死亡的臨近,病人的口腔肌肉變得鬆弛,呼吸時,積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會發出咯咯的聲音,醫學上稱為「死亡咆 哮」,這會讓人聽了很不舒服。但此時如果用吸引器吸痰的話常常會失敗,並給病人帶來更大的痛苦。應將病人的身體翻向一 側,頭枕的高一點,或用藥物減少呼吸道分泌。 瀕死的人在呼吸時還常常發出嗚咽聲或喉鳴聲,不過病人並不一定有痛苦,此時可用一些止痛劑,使他能繼續與家屬交談或安靜 的走向死亡。記住,沒有證據表明緩解疼痛的藥物會促使死亡。聽覺是最後消失的感覺,所以,不想讓病人聽到的話即使在最後 也不該隨便說出口。 ­

71898_8

這幾天,我一再的說,我一再的想:為什麼,為什麼直到現在,我才讀到了這篇文章。現在是什麼意思?現在是,我的父母已經 先後去世,而一直到他們生命的最後時光,我都沒有和這篇文章相遇,所以在無知中鑄成大錯… 所有的誤解都基於一個前提,我們和臨終者已經無法溝通,我們最愛的親人已經無法講出他們的心願和需求,我們只好一意孤 行。而本來只需要一點點基本的醫學常識,事情並不複雜。 我想起我抓著父親的手,他像水一樣涼。我命令弟弟說:「爸爸冷,快拿毯子!」現在才知道,他其實並不冷,只是因為循環的 血液量銳減,皮膚才變得又濕又冷。而此時在他的感覺中,他的身體正在變輕,漸漸的漂浮、飛升…這時候哪怕是一條絲巾,都 會讓他感覺到無法忍受的重量,更何況是一條毯子!?

71898_9

我想起直到父親嚥下最後一口氣,醫生才拔下了接在他身體上的所有的管子,同時因為我們覺得他幾天幾夜沒喝水、進食,所已 總是試著做一些哪怕是徒勞無功的嘗試。母親早上送來現榨的西瓜汁,裝在有刻度的嬰兒奶瓶裡;我們姐弟每天都在討論著爸爸 今天到底喝了多少水。現在才知道,他其實並不餓。 那時候,他已從病痛中解脫出來,天很藍、風很輕、樹很綠、花很鮮豔、水在流,就像藝術、宗教中描述的那樣……這時候,哪 怕是幫病人注射一點點的葡萄糖,都會抵消那種異常的愉快感,都會破壞他美麗的歸途。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在最後急性意 識模糊的狀態中,卻突然變得喋喋不休,而且是滿口的台語。我擔心他離我而去,我想喊住他,他卻絲毫不理會… 現在才知道,那個時刻,他與外界的交流少了,心靈深處的活動卻異常活躍,也許青春,也許童趣,好戲正在一幕幕的上演。我 怎麼可以無端打斷他,將他拖回這個慘痛的現實中呢?我應該做的,只是靜靜的守著他,千萬千萬不要走開。臨終者昏迷再深, 也會有片刻的清醒,這大概就是傳說的迴光返照吧,這時候,他必定想找他最牽腸掛肚的人,不能讓他失望的離開。

71898_10

我還記得父親此生表達的最後願望,是要拔去他鼻子上的氧氣管。可是我們兩個不孝子女是怎樣的違拗了他的意願啊,我和弟弟 一人一邊強按住他的手,直到他的手徹底綿軟。現在才知道,對於臨終者,最大的仁慈和人道是避免不適當的、創傷性的治療。 不分青紅皂白地「不惜一切代價」搶救,是多麼的愚蠢和殘忍! 父親走了…醫生下了定論,護士過來作了最後的處理。一旁看熱鬧的病人和家屬說:「兒子、女兒都在,快哭,快喊幾聲嘛」。 可不知為什麼,我竟然一點也哭喊不出來,弟弟也執拗的沉默著。現在才知道,聽覺是人最後消失的感覺,爸爸沒有聽到我們的 哭泣,不知道他是高興還是難過? 生和死都是自然現象,這我明白。只是現在才知道,自然竟然把生命的最後時光安排得這樣有人情味,這樣合理,這樣好,這樣 的…自然而然,是人自作聰明的橫加幹涉,死亡的過程才變得痛苦而又漫長。

71898_11

某一天上午,我突然發現我對面的同事淚流滿面,一個50多歲的男人的失態讓我詫異。問他怎麼了,他告訴我看了上面的文章想 起了他母親臨終前的情形。他說就像上文描述的那樣,覺得母親冷了給她穿保暖的衣服,蓋厚厚的被子,覺得母親幾天沒有進 食,不停給她輸液,他母親想回家,可他堅持讓她住在醫院。他自認為盡了孝心,可是沒想到給她帶來莫大的痛苦。 人總是要死的,帶著輕鬆、美麗踏進另一個世界,一定會走得更好。現在,我讀到了這篇文章。我要保留著它直到最後的時光, 如果有可能,我要求我的孩子照此辦理,讓我的靈魂在最後能快樂的飛翔。 如果你也不想後悔,請分享這篇文章給你的親友以及你深愛的人吧! 告訴他們原來這才是臨終時真正的感受!

Advertisements

About GhettoRacer

racer, driver coach, taoist, yogi, dreamweaver, bballer, rebel, philosopher, entrepreneur, kiva, lonewolf, vagabond, photo/video shooter, storytell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高價值優秀文章, Health & Fitness, Human Rights, Life/Musings, Politics/Societies/World stuff, PSA - public service announcements, Pure Love, Relevant News, Religion, Repost, The dumb/retarded aspects of Taiwan, The Truth, The Realist and tagged ,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