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一位被忽略的豪放派大家-朱敦儒 -凝川

Written By Frank M. lin 3/8/2017 2:13 am @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 I have trickle charged the battery at 2 amp / hour since about 9:15 pm.  Then I felt sleepy and slept around 10 pm and woke up at about 12:30 am.  Now I’m feeding it 12 amp / hour and hopefully the battery is in good condition now.  I want to make it to the Fremont 5 am bball.  🙂  And also move the S2000, del Sol, and Civic hatch to proper storage places…

Anyway, randomly came across a short article talking about a less well known poet from long ago in the Song dynasty.  Lovely work.

c8177f3e6709c93d8eeafba19f3df8dcd1005448

Source: 一位被忽略的豪放派大家-朱敦儒-作者-凝川


一位被忽略的豪放派大家-朱敦儒-作者-凝川

一位被忽略的豪放派大家-朱敦儒          作者-凝川-

在宋代詞壇裡,豪放派往往稱蘇辛,而把和蘇辛同時代的一位長命詩人兼詞客朱敦儒忽略了。其實敦儒的詞,尤其是他晚年的作品,能承蘇詞且是辛詞的前驅。較他晩生六十年的辛棄疾,對他的詞非常愛好,集中常有效希真作,可見辛棄疾對他的推崇了。然而他在詞壇上的地位,不大為人所注意,直到清朝以後,才慢慢抬頭,這是一樁令人深感遺憾的事。

朱敦儒,字希真,河南洛陽人。據胡適先生的考証,他約生於公元1080年,逝於1175年,享壽幾近百歳。因為他有這樣長的壽命,經歷過南北宋的盛衰,他有過享受的生活,(少年北宋期),

也嘗過流亡的痛苦,(中年南北宋交替時期),到後來,苦樂參透,成為一位曠達的隱士,自然而恬淡,在南宋度過他的晩年。這時期的作品,奠定了他在詞壇上的成就。不過,他中年飄泊無定的生活,也使他寫出好些哀婉悽惻的作品,成了國難家愁的傷心絕唱:

相見歡  二首

金陵城上西樓,倚清秋,萬里夕陽垂地大江流。 中原亂,簪纓散,幾時收?試倩悲風吹淚過揚州。

 

東風吹盡江梅,橘花開,舊日吳王宮殿長春苔。  今古事,英雄涙,老相催,長恨夕陽西去晚潮回。

減字木蘭花

劉郎已老,不管桃花依舊笑,要聽琵琶,重院鶯啼覓謝家。 曲終人醉,多似潯陽江上淚,萬里東風,國破山河落照紅。

采桑子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雲,萬里煙塵,回首中原涙滿巾。  碧山對晩,汀洲冷楓葉蘆根,日落波平,愁損辭鄉去國人。

這些詞,每一句都沾有敦儒的血淚,他的悲痛,不是他個人的,而是當時每個南宋子民的悲痛,也是任何一個朝代,遭逢國難時期每一個子民的悲痛,是以現在我們讀他的詞,仍引起我們的共鳴。他所寫約,所感受的,所悲憤的,相隔近千年的今天,還能令我們感到切身之痛,這就說明他的作品,是劃時代的,自然有他的存在價值和地位了。

從南北交替不安的時局,到南宋偏安已成定數後,敦儒歷盡滄桑,垂垂老矣!過去的繁華宴樂,只有從回憶裡找,痛苦也嘗盡了,這時他把人生看透了,再沒有昔日憤激的豪情,思想變了,作風也變了,這時期的詞,完全以自然的句子,抒寫最真挚的感情,所表現的是豪邁曠達的隱士情懷,予人超脫,淡雅而又自然的意境,他帶有陶淵明的閒逸安静,又有蘇東坡的縱橫奔放,下引數詞可窺一斑。

念奴嬌

老來可喜,是歷遍人間,諳知物外,看透虛空,將恨海愁山,一齊挼碎,免被花迷,不為酒困,到處惺惺地,飽來覓睡,睡醒逢場作戲。  休說古往今來,乃翁心裡,沒許多般事,也不蘄仙,不佞佛,不學栖栖孔子,懶共賢争,從教他笑,如此只如此,雜劇打了,戲衫脫與獃底。

-  1  -

西江月(1)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一作

"美"),况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西江月 (2)

日日深杯酒滿,朝朝小圃花開,自歌自舞自開懷,且喜無拘無礙。  青史幾番春夢,紅塵多少奇才,不須計較更安排,領取而今現在。

西江月 (3)

摇首出紅塵,醒醉更無時節,活計綠簑青笠,慣披霜衝雪。  晚來風定釣絲閒,上下是新月,千里海天一色,看孤鴻明滅。

第一首(念奴嬌)裡,他沒有嘆息"歲月催人老",相反的,是用"老來可喜"四字,這是他的樂觀表現,雖然下面寫着"飽來覓睡,睡醒逢場作戲"。"懶共賢争,從教他笑,如此只如此"。"休說古往今來,乃翁心裡,沒許多般事"。這些話曠達中帶點疏狂,流露出一種遊戲人間,玩世不恭的態度。實際上,他的人生觀並非這樣,他是一位踏實的現實主義者,又是一位入世而不為世所累的雅士,試看他那三首(西江月)吧: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因為他能樂天知命,所以才能"自歌自舞自開懷,且喜無拘無礙"的過着;"日日深杯酒滿"的生活。他更了解;"青史幾番春夢,紅塵多少奇才",因而"不須計較更安排",為自己謀算什麽,他願意過"領取而今現在"的踏實生活。最後一首(西江月),可與陶淵明的"歸田園居"相比的。"摇首出紅塵",

一開始就是如此地清冽脫俗,在塵世裡他能逍遙自得;"活計綠簔青笠,慣披霜衝雪"。這是多麼自由今人羨慕的生活啊!"下闕"更是悠然清逸,他在"上下是新月,千里海天一色"的黄昏,垂釣於河邊,享受自然的美景,及至夜色深沈,他静"看孤鴻明滅",那份悠然自得的心情,是何等的磊落抒懷的生活情趣呀!

希真這種襟懷氣慨,並不是始於晚年,只是到了晩年,更特別顯著吧了。他少年時名望已甚高,但他無意功名,生性愛自由,不願受政治,人事上的約束,所以朝廷(南北宋的徽、欽、高宗)雖屢次徵召他,但就任不久,他便辭官歸隱了。然在青年時代,他也曾有過一段相當浪漫的生活,從他幾首晚年回憶的詞中,可窺見一斑。

鷓鴣天

曾為梅花醉不歸,佳人挽䄂乞新詞,輕紅徧寫鴛鴦帶,濃碧争斟翡翠巵。

臨江仙

生長西都逢化日,行歌不記流年,花間相過酒家眠,乘風游二室,弄雪過三川。

感皇恩

曾醉武陵溪,竹深花好,玉佩雲鬟共春笑,主人好事,坐客雨巾風帽,日斜青鳳舞,金尊倒。

那時候宴飲作樂的情景;"輕紅偏寫鴛鴦帶,濃碧争斟翡翠巵"。"花間相過酒家眠"。"日斜青鳳舞,金尊倒"。是相當放蕩風流的生活,真是極盡聲色的能事,但這只是一時的娛樂吧了。他並沒有長期耽在這種生活上面,不然,他又怎會年少即負盛名重望,屢為朝廷徵用呢?不過,

從這裡可以看出,他曾有過殘唐五代的頹靡生活,只是時間不長吧了。

- 2  -

希真的性格,多少帶點狂狷,頗有魏晉名士的作風,(鷓鴣天)就是他性格的最好自白: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嬾慢帶疏狂,曾批給露支風敕,累奏留雲借月章。  詩萬首,醉千場,幾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住洛陽。

他看不起侯王的生活,自稱是"清都山水郎",愛山愛水,對於"玉樓金闕",他是"慵歸去",寕願住洛陽,種種梅花,過他的"朝朝小圃花開", "自歌自舞自開懷"(西江月)的無拘無束的隱土生活。他生性就是這般嬾慢疎狂,不願受到任何約束,所以他的作品,也就不願受到格律的限制,本身又有大才華,承受蘇東坡的豪放派是足够有餘的。任何事物、風㬌、內心的感觸、家國之痛,……..他都可以入詞,而且寫得有形有色,有動態,筆調活潑生動。只可惜,他在豪邁曠達處,有時帶點浪漫色彩,玩世不恭的態度,加以他用白話入詞,不加矯飾,和當時注重修飾雕琢,以婉約派為正宗的文學潮流相背,至為當時人所遺棄,而取和他走同一路綫,效蘇東坡的辛棄疾為蘇詞的繼承者,但希真在詞壇上的地位,是不該因此而被抹煞掉的。

-  3  -


 

朱敦儒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洛陽人。歷兵部郎中臨安府通判、秘書郎、都官員外郎、兩浙東路提點刑獄,致仕,居嘉禾。紹興二十九年(1159)卒。有詞三卷,名《樵歌》。朱敦儒獲得“ 詞俊 ”之名,與“ 詩俊陳與義等並稱為“洛中八俊” (樓鑰《跋朱巖壑鶴賦及送閭丘使君詩》)朱敦儒著有《巖壑老人詩文》,已佚;今有詞集《樵歌》,也稱《太平樵歌》,《宋史》卷四四五有傳。今錄詩九首。
中文名
朱敦儒
別 名
伊水老人
國 籍
中國宋代
出生地
洛陽
出生日期
1081
逝世日期
1159
職 業
兵部郎中
主要成就
獲得“詞俊”之名,“洛中八俊”
代表作品
《巖壑老人詩文》,《太平樵歌》,
希真
巖壑
進步性
進一步發揮了詞體抒情言志的功能

人物生平

編輯

朱敦儒早年以清高自許,兩次舉薦為學官而不出任。紹興二年(公元1132年),有人向朝廷推薦朱敦儒,言敦儒有經世之才。高宗於是下詔任他為右迪功郎,並命肇慶府督促他赴臨安任職。敦儒仍不肯受命,在眾親朋的勸說下,他方應詔前行。到了臨安,賜進士出身,授予秘書省正字,爾後兼兵部郎官,遷兩浙東路提點刑獄。後因發表主戰言論,並與主戰派李光等人一道,受到右諫議大夫汪勃的彈劾,於1149年被免職。不久,上疏請求退居嘉禾,晚年在秦檜的籠絡下出任鴻臚少卿。《吳中先賢譜》蘇文編繪
朱敦儒最大的貢獻是在文學創作上,其詞作語言流暢,清新自然。他的詞風可

《樵歌》
《樵歌》(2張)

分為三個階段:早年詞風濃艷麗巧;中年的詞風激昂慷慨;閒居後詞風婉明清暢。由於家庭富裕,所以早年居洛時,經常狎妓怡遊,尋訪洛陽一帶的山川名勝。他在後來所寫的詞中,曾對這段浪漫快樂的生活做過深情的回憶。在《雨中花》中寫道:“故國當年得意,射麋上苑,走馬長楸。對蔥蔥佳氣,赤縣神州。好景何曾虛過?勝友是處相留。向伊川雪夜,洛浦花朝,佔斷狂遊。”在《臨江仙》中寫道:“生長西都(洛陽)逢化日,行歌不記流年。花間相過酒家眠。乘風遊二室,弄雪過三川。”詞中提及的伊川、洛浦二室(嵩山的太室峰、少室峰)、三川(伊水、洛水、黃河,泛指河洛大地)都是洛陽一帶的山水勝地。“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懶慢與疏狂。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他的輕狂和傲骨,通過這幾句激情洋溢的詞,表現得淋漓盡致。

南渡之初,朱敦儒站在主戰派一邊,所寫的詞比較具有現實意義,多憂時憤亂之作,“中原亂,簪纓散,幾時收?”沉痛淒愴,非常感人。到了晚年,過著閒適生活,詞中充滿了浮生若夢的消極思想與詩酒自放的頹廢情調。

文學評價

編輯

朱敦儒集朱敦儒集

在兩宋詞史上,能比較完整地表現出自我一生行藏出處、心態情感變化的,除朱敦儒之外,就只有後來的辛棄疾蘇軾作為新詞風的開拓者,雖然擴大了詞的表現功能,開拓了抒情自我化的方向,但他還沒有將自我完整的人生歷程和整個精神世界寫進詞中(另一半寫在人的詩裡),詩詞的表現功能還有所區分--詞多言情,詩多言志和敘事。李清照也恪守這種慣例。朱敦儒則進一步發揮了詞體抒情言志的功能,不僅用詞來抒發自我的人生感受,而且以詞表現社會現實,詩詞的功能初步合一,從而給後來的辛派詞人以更直接的啟迪和影響。辛棄疾《念奴嬌》詞就明確說是“效朱希真體”,陸游年青時曾受知於朱敦儒,為人與作詞都受朱敦儒的熏陶,他的名作《卜算子·詠梅》即與朱敦儒的《卜算子》(古澗一枝梅)風神相似。[1]

朱敦儒集

編輯

詞作

鷓鴣天 ·西都作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懶慢帶疏狂。曾批給雨支風券,累奏流雲借月章。
詩萬首,酒千觴,幾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曾批給雨支風券,累上留雲借月章。
詩萬首,酒千觴。幾曾著眼看侯王。玉樓金闕慵歸去,且插梅花醉洛陽。)
鷓鴣天
曾為梅花醉不歸。佳人挽袖乞新詞。輕紅遍寫鴛鴦帶,濃碧爭斟翡翠卮。
人已老,事皆非。花前不飲淚沾衣。如今但欲關門睡,一任梅花作雪飛
鷓鴣天
檢盡歷頭冬又殘。愛他風雪忍他寒。拖條竹杖家家酒,上個藍輿處處山。
添老大,轉癡頑。謝天教我老來閒。道人還了鴛鴦債,紙帳梅花醉夢間。
慣被好花留住。蝶飛鶯語。少年場上醉鄉中,容易放、春歸去。
今日江南春暮。朱顏何處。莫將愁緒比飛花,花有數、愁無數。
好事近漁父詞
搖首出紅塵,醒醉更無時節。活計綠蓑青笠,慣披霜衝雪。
晚來風定釣絲閒,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鴻明滅。

樵歌校注樵歌校注
好事近漁父詞
漁父長身來,隻共釣竿相識。隨意轉船回棹,似飛空無跡。
蘆花開落任浮生,長醉是良策。昨夜一江風雨,都不曾聽得。
好事近漁父詞
撥轉釣魚船,江海盡為吾宅。恰向洞庭沽酒,卻錢塘橫笛。
醉顏禁冷更添紅,潮落下前磧。經過子陵灘畔,得梅花消息。
好事近漁父詞
短棹釣船輕,江上晚煙籠碧。塞雁海鷗分路,佔江天秋色。
錦鱗撥刺滿籃魚,取酒價相敵。風順片帆歸去,有何人留得。
好事近漁父詞
失卻故山雲,索手指空為客。蓴菜鱸魚留我,住鴛鴦湖側。
偶然添酒舊壺盧,小醉度朝夕。吹笛波樓下,有何人相識。
好事近漁父詞
猛向這邊來,得個信音端的。天與一輪釣線,領煙波千億。
紅塵今古轉船頭,鷗鷺已陳跡。不受世間拘束,任東西南北。
直自鳳凰城破後,擘釵破鏡分飛天涯海角信音稀。夢迴遼海北,魂斷玉關西。
月解重圓星解聚,如何不見人歸。今春還聽杜鵑啼。年年看塞雁,一十四番回。
浪淘沙· 康州泊船
風約雨橫江,秋滿蓬窗。個中物色盡淒涼。更是行人行未得,獨系歸艎
擁被換殘香。黃卷堆床。開愁展恨翦思量。伊是浮雲儂是夢,休問家鄉。
朝中措
先生筇杖是生涯。挑月更擔花。把住都無憎愛,放行總是煙霞。
飄然攜去,旗亭問酒,蕭寺尋茶。恰似黃酈無定,不知飛到誰家。
朝中措
登臨何處自銷憂。直北看揚州。朱雀橋晚市石頭城下新秋。
昔人何在,悲涼故國,寂寞潮頭。個是一場春夢,長江不住東流。
朝中措
當年彈鋏五陵間。行處萬人看。雪獵星飛羽箭,春遊花簇雕鞍。
飄零到此,天涯倦客,海上蒼顏。多謝江南蘇小,尊前怪我青衫。
朝中措
紅稀綠暗掩重門。芳徑罷追尋。已是老於前歲,那堪窮似他人。
一杯自勸,江湖倦客,風雨殘春。不是酴醿相伴,如何過得黃昏。
長相思
昨日晴。今日陰。樓下飛花樓上雲。闌干雙淚痕。
江南人。江北人。一樣春風兩樣情。晚寒潮未平。
沙塞子
萬里飄零南越,山引淚,酒添愁。不見鳳樓龍闕、又驚秋。
九日江亭閒望,蠻樹繞,瘴雲浮。腸斷紅蕉花晚、水西流。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過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西江月
日日深杯酒滿,朝朝小圃花開。自歌自舞自開懷,無拘無束無礙。
青史幾番春夢,黃泉多少奇才。不須計較與安排。領取而今現在。
望江南
炎晝永,初夜月侵床。露臥一叢蓮葉畔,芙蓉香細水風涼。枕上是仙鄉。
浮世事,能有幾多長。白日明朝依舊在,黃花非晚是重陽。不用苦思量。
淮海秋風,冶城飛下揚州葉。畫船催發。傾酒留君別。
臥倒金壺,相對天涯客。陽關徹。大江橫絕。淚濕杯中月。
劉郎已老。不管桃花依舊笑。要聽琵琶。重院鶯啼覓謝家。
曲終人醉。多似潯陽江上淚。萬里東風。國破山河落照紅。
減字木蘭花
慵歌怕酒。今日春衫驚著瘦。雙燕簾櫳。金鴨香沈客淚中。
琵琶重聽。誰信人間多少恨,落日東風。吹得桃花滿院紅。
老人無復少年歡。嫌酒倦吹彈。黃昏又是風雨,樓外角聲殘。
悲故國,念塵寰。事難言。下了紙帳,曳上青氈,一任霜寒。
采桑子 ·彭浪磯
扁舟去作江南客,旅雁孤雲。萬里煙塵。回首中原淚滿巾。
碧山對晚汀洲冷,楓葉蘆根。日落波平。愁損辭鄉去國人。
采桑子
一番海角淒涼夢,卻到長安。翠帳犀簾。依舊屏斜十二山。
玉人為我調琴瑟,顰黛低鬟。雲散香殘。風雨蠻溪半夜寒。
東風吹盡江梅。橘花開。舊日吳王宮殿、長青苔。
今古事。英雄淚。老相催。長恨夕陽西去、晚潮回。
相見歡
金陵城上西樓。倚清秋。萬里夕陽垂地,大江流。
中原亂,簪纓散,幾時收?試倩悲風吹淚,過揚州。
旅雁向南飛,風雨群初失。飢渴辛勤兩翅垂,獨下寒汀立。
鷗鷺苦難親,矰繳憂相逼。雲海茫茫無處歸,誰聽哀鳴急。
卜算子
碧瓦小紅樓,芳草江南岸。雨後紗窗幾陣寒,零落梨花晚。
看到水如雲,送盡鴉成點。南北東西處處愁,獨倚闌干遍。
卜算子
古澗一枝梅,免被園林鎖。路遠山深不怕寒,似共春相趓。
幽思有誰知,托契都難可。獨自風流獨自香,明月來尋我。
水調歌頭· 淮陰
當年五陵下,結客占春遊。紅纓翠帶,談笑跋馬水西頭。
落日經過桃葉,不管插花歸去,小袖挽人留。換酒春壺碧,脫帽醉青樓。
楚雲驚,隴水散,兩飄流。如今憔悴,天涯何處可銷憂。
長揖飛鴻舊月。不知今夕煙水,都照幾人愁。有淚看芳草,無路認西州。
水調歌頭 ·對月有感
天宇著垂象,日月共迴旋。因何明月,偏被指點古來傳。
浪語修成七寶,漫說霓裳九奏,阿姊最嬋娟。憤激書青奏,伏願聽臣言。
詔六丁,驅狡兔,屏痴蟾。移根老桂,種在歷歷白榆邊。
深鎖廣寒宮殿,不許姮娥歌舞,按次守星躔。永使無虧缺,長對日團圓。
水龍吟
放船千里凌波去。略為吳山留顧。雲屯水府,濤隨神女,九江東注。
北客翩然,壯心偏感,年華將暮。念伊嵩舊隱,巢由故友,南柯夢、遽如許。
回首妖氛未掃,問人間、英雄何處。奇謀報國,可憐無用,塵昏白羽
鐵鎖橫江,錦帆衝浪,孫郎良苦。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淚流如雨。
憶秦娥 ·若無置酒朝元亭,師厚同飲作
西江碧。江亭夜燕天涯客。天涯客。一杯相屬,此夕何夕
燭殘花懶歌聲急。秦關漢苑無消息。無消息。戍樓吹角,故人難得。
放船縱棹,趁吳江風露,平分秋色。帆卷垂虹波面冷,初落蕭蕭楓葉。
萬頃琉璃,一輪金鑑,與我成三客。碧空寥廓,瑞星銀漢爭白。
深夜悄悄魚龍,靈旗收暮靄,天光相接。瑩澈乾坤,全放出、疊玉層冰宮闕。
洗盡凡心,相忘塵世,夢想都銷歇。胸中云海,浩然猶浸明月
念奴嬌
插天翠柳,被何人,推上一輪明月。照我藤床涼似水,飛入瑤台瓊闕。
霧冷笙簫,風輕環佩,玉鎖無人掣。閉雲收盡,海光天影相接。
誰信有藥長生,素娥新鏈就,飛霜凝雪。打碎珊瑚,爭似看、仙桂扶疏橫絕。
洗盡凡心,滿身清露,冷浸蕭蕭發。明朝塵世,記取休向人說。

詩作

太夫人挽詩一首
 檜仙分絳節,鵲瑞得黃裳。舉案蒲輪逸,趨庭桂籍芳。
鮑姑宜不老,織女忽還光。孝子號風樹,淒涼靡夕陽。

宋史記載

朱敦儒,字希真,河南人。父勃,紹聖諫官。敦儒志行高潔,雖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靖康中,召至京師,將處以學官,敦儒辭曰:“麋鹿之性,自樂閒曠,爵祿非所願也。”固辭還山。高宗即位,詔舉草澤才德之士,預選者命中書策試,授以官,於是淮西部使者言敦儒有文武才,召之。敦儒又辭。避亂客南雄州,張浚奏赴軍前計議,弗起。
紹興二年,宣諭使明TY言敦儒深達治體,有經世才,廷臣亦多稱其靖退。詔以為右迪功郎,下肇慶府敦遣詣行在,敦儒不肯受詔。其故人勸之曰:“今天子側席幽士,翼宣中興,譙定召於蜀,蘇庠召於浙,張自牧召於長蘆,莫不聲流天京,風動郡國,君何為棲茅茹藿,白首巖谷乎!”敦儒始幡然而起。既至,命對便殿,論議明暢。上悅,賜進士出身,為秘書省正字。俄兼兵部郎官,遷兩浙東路提點刑獄。會右諫議大夫汪勃劾敦儒專立異論,與李光交通。高宗曰:“爵祿所以厲世,如其可與,則文臣便至侍從,武臣便至節鉞。如其不可,雖一命亦不容輕授。”郭儒遂罷。十九年,上疏請歸,許之。
郭儒素工詩及樂府,婉麗清暢。時秦檜當國,喜獎用騷人墨客以文太平,檜子熺亦好詩,於是先用敦儒子為刪定官,复除敦儒鴻臚少卿。檜死,敦儒亦廢。談者謂敦儒老懷舐犢之愛,而畏避竄逐,故其節不終雲。

Advertisements

About GhettoRacer

racer, driver coach, taoist, yogi, dreamweaver, bballer, rebel, philosopher, entrepreneur, kiva, lonewolf, vagabond, photo/video shooter, storytell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stories/history, 高價值優秀文章, Repost, Retrospective, Uncategorized/Unsort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