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青春光華與滄桑心境 解讀忘年交 (friendships with large age gap)

Written by Frank M. Lin 12/19/2016 3:58 am @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 hmm just woke up a 5 minutes past 3 am.  I just had a big block of sleep from 10:40 pm last night so this is solid chunk of 4 hours and 35 minutes.  Probably the biggest block of sleep I have had in all of last 2+ months since I started MPSS this time around.

I came to San Francisco yesterday afternoon around 4 pm to visit my big aunt and her family.  I have always been close with their entire family since I was a little kid.  My mom is very close to all her sibling.  She has two sister and a brother.  My mom was the baby kid sister.  My grandma also had another son that is the eldest son but sadly he passed away during high school due to accident.  I believe he drowned when he went to swim in a river…  my grandpa is a very special woman.  My grandfather had died long time ago when my mother was very young.  My grandpa raise 5 kids on her own by being a seamstress.  Sewing by hand is not easy and my grand had poor eyesight and a hunched back from slouching over and sewing for long hours.  I was not particularly close with my grandma but I respected her a lot.

Before the age of 10, on weekends my parents would always take me to visit either my 2nd auntie and her family, or my big auntie and her family.  So I was always used to being around them and my cousins.  Out of my mom-side cousins, I am very close to all my big aunties’s kids.  My look almost exactly like my mom, except I’m the boy version.  When I greeted my big auntie last night we both just started crying when she said to me “you look so much like your mom”.  Ohh how I miss my mom.  I don’t think anyone will ever love me as much as she did.  I think about her all the time.  not on daily basis but she is always there in my mind.  Perhaps she is watching over me closely…  I certainly hope so.  Well I have already typed too much lol.  Lets get right to the article here.  This article I’m just saving and sharing.  This article talks about platonic relationship between people with large age gaps.  This article is basically a reader-submitted story to a Chinese newspaper.  It is wonderfully written in Chinese so I wanted to save it for myself…

忘年之交 屬於八拜之交之一 : 八拜之交
〖解釋〗八拜:原指古代世交子弟謁見長輩的禮節;交:友誼。舊時朋友結為兄弟的關係。
在中國宋代,邵伯溫的《邵氏聞見錄》中有一段故事:文彥博聽說國子博士出身的李稷待人十分傲慢,心中非常不快,他對人說:“李稷的父親曾是我的門人,按輩份他應該是我的晚輩,他如此傲慢,我非得教訓他不可。”有一次,文彥博任北京守備,李稷聽說後,便上門來拜謁。文彥博故意讓李稷在客廳坐等,過了好長時間才出來接見他。見了李稷之後,文彥博說:“你的父親是我的朋友,你就對我拜八拜吧。”李稷因輩份低,不敢造次,只得向文彥博拜了八拜。文彥博以長輩的身份挫了李稷的傲氣。成語“八拜之交”就由此出典。後來,人們用“八拜之交”來表示世代有交情的兩家弟子謁見對方長輩時的禮節,舊時也稱異姓結拜的兄弟。

Norah and Mr. Dan is a current story that is going viral.  It is an extreme example of friendship with large age gap.  But it is an amazing beautiful story.

Source: http://www.people.com.cn/GB/shenghuo/79/1934/20020822/805491.html

青春光華與滄桑心境 解讀忘年交

陸小婭

生活中常常發現,一些年輕人往往和比他們大上一二十歲的人成為莫逆之交,而許多中年人的知己往往是一些“小朋友”。大家在年齡和文化背景差異中尋找認同感。也有這樣一些年輕人,他們更容易被成熟異性的“魅力”所打動。

沉醉於大哥哥的分寸和體貼

□黃小蓉

我已經到了不能隨便跟人講自己年齡的階段,但按人生的成長時期看,我還算年輕,而且依我的性格和經歷,同齡的追求者也不在少數,但不知什麼原因,至今卻一樁好事未成。

男孩子們後來總結說,我就是喜歡比自己年紀大得多的男人。本來我是很不屑這種說法的。可有一天,俺娘突然冷不丁冒出一句:你的那些同學不是都挺好的嗎,隨便挑一個就行,可千萬別找年紀太大的!這話著實讓我吃驚不小,難道這真是某種我自己都沒有感覺的潛意識?細細想來,心底里倒也生出些許贊同。

與同齡朋友一起,無非是互敲竹槓吃大飯,偶爾唱唱歌,爬爬山,泡泡吧,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長時間不見,會有點想念,見得頻了,又覺得煩。我喜歡他們,卻沒有對其中任何一個人產生過那種依戀和愛慕。我們在一起,似乎就是為了玩鬧和消遣。倘若大夥在一起什麼都不做地過上一天,想想心裡也麻酥酥的,好恐怖。

而我過的第一個無所事事卻又心曠神怡的下午,恰恰是和一位“大哥哥”。他是英國人,比我大20多歲(看起來遠比實際年齡年輕),曾流浪過很多國家。我們由於工作關係認識,又因為工作發展了聯繫。那天,恰好我們都有空閒,他便建議找個清靜的地方坐坐,我們在路邊的一家小咖啡館裡找了個位子。兩杯咖啡,兩本書,兩個人沒說什麼,竟很自覺地進入各自的世界。他只是不時幫我續滿杯子,此外沒有什麼話。但當落日的光輝從窗子射進來時,我突然覺得前所未有的釋然和舒適,情不自禁地伸了個懶腰。他溫柔地看著我,只是說:餓嗎?想吃東西嗎?

那一刻,我有些觸動,從未經歷過的。

我比較容易對年紀大一些的異性產生愛的衝動,並非是因為被他們深厚的閱歷激發出崇拜,而恰恰是因為我所遇見的“大哥哥”,都極紳士、極耐心細緻。與同齡男孩子相比,他們更在乎別人的感受,更有能力處理與人交往的互動,而不是自顧自地誇誇其談,或者大吃大嚼。毛頭小伙子當然也很可愛,但他們更適宜充當我生活的玩伴,甚至密友,但絕對不是戀愛對象。

我不知道更多同齡女孩如何理解“愛”這個字。對我來講,愛的感覺,是安全,溫暖,和諧和甜蜜。同很多女孩子一樣,我渴望被呵護,被寵愛,害怕被冷落和傷害。

因為父母工作都很繁忙,我被迫很小就開始過獨立生活。洗衣做飯收拾房間不說了,就是修理電器,拿衝擊鑽在牆上安壁櫃這種事對我都是輕鬆的,以至於一個同住的女孩子說,和我一起生活,簡直就不用找男朋友。

這種情況下,似乎面對普通的情感和人,我很難一下子把心思拐到“愛”的意味:生活看起來並不缺少什麼,不需要支柱,也沒有愛人的渴求。不管是以前的同學和現在的同事,都沒讓我感到甜蜜而溫馨的觸動,實在是熟悉得沒什麼感覺了。

有個同事說,最能打動我的,其實是一種心理上被“罩”的感覺。它無法用行動說明,只能解釋成一種精神上的愉悅。有時候是一兩句扎人的話,有時候是一個看似無意的眼神。你是在面對一個人,但卻分明覺得你面對的是一部大書,一段久遠的歲月,一篇正落在激動時刻的沒寫完的文章,字句優美,文筆流暢,讓人不讀不捨,讀後又有些不甘,盼著讀完,又怕很快讀完,盼著讀懂,卻總覺得永遠有些東西並不能很懂……就好比那個英國人,他在照顧我,但我卻覺不出他的刻意;他在關心我,可我一點兒也不覺得過分和難堪。這些,是那些穿著肥腿褲染著黃頭髮走路還打晃的毛頭小伙子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

分寸和體貼,是“大哥哥”們的優勢,也正是我所心儀的。

自“松霞戀”公佈以來,公眾關於這類話題的熱情也突然高漲起來。然而,話說回來,我更傾向於把這種情感簡單化,簡單到只看做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的交往。如果你愛,那麼愛的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年齡,或其他,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大朋友是一種蘊藏豐富的資源

□李清影

我今年26歲了,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有許多年齡比我大的朋友,我不知道自己的這種交往習慣是不是受了童年經歷的影響。

上小學的時候,我家的鄰居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都在上初中或高中。對於我來說,這些哥哥姐姐儼然就是大人了。我只要一有時間就呆在他們家,那時我一點也不喜歡和同班的小伙伴去跳皮筋,寧願看著哥哥姐姐們做完複雜的功課,教我背唐詩。像“唧唧复唧唧,木蘭當戶織”,我在小學就背得滾瓜爛熟。更多的時間,我們一起做遊戲,或者跟姐姐學唱歌。

這樣的時光是我童年回憶裡的濃墨重彩。現在回想起來,兒童時期,甚至在青少年階段,人們可能都願意和比自己年長、又有學問的人結交,大概是一種崇拜心理使然吧!而我這種心態竟一直延續到現在。

上大學不久,我結交了幾個“大朋友”,他們通常比我大15歲以上,而且關係日漸密切。

第一個認識的是教我們專業課的一位女老師,她是系副主任,已經快40歲了,風度翩翩、才華橫溢、事業有成、家庭幸福,幾乎是我們女生崇拜的偶像。我上她的課總是坐第一排,一下課就搶著擦黑板。記得那時候流行《廊橋遺夢》,一下課就和她“狂聊”,我們都非常喜歡這本書,認可人的情感世界是豐富多樣的。

此後,我們交往越來越多,也越聊越投機。她常常下課悄悄囑咐我:“週末去我家,給你做好吃的。”每次她這麼說,我心裡總是充滿幸福感。要知道,在家裡我是最小的女兒,最受嬌寵,如今遠赴千里之外求學,又受到關照,心里當然美滋滋的。

她比我大很多,但更像是我的一位朋友,我們經常徹夜臥談。她曾諄諄告誡:不要等到大三,大一大二就可以到社會上闖一闖。於是我在當地一家報社實習了三年,是該報實習時間最長的學生。她還經常把我的文章推薦給報社,還以自己的經歷提醒我:每個人都會陷入感情漩渦,但只要不是你中意的人,就不要輕易許諾。

不知別人怎麼看,對我來說,這種忠告從一個長輩嘴裡說出來比一個同齡朋友說出來對我更受用。它是綜合了切身體會的經驗之談,我更信任這樣的判斷。

也許正基於這種心態,到目前為止,我的“大朋友”始終比“小朋友”更多。在他們中間,我肆無忌憚,一幫人去歌廳,可能我一人佔據一晚上卡拉OK,他們也就從頭到尾不厭其煩地欣賞。前天,我想回老家,一個“大朋友”立刻開車上路,長途奔襲,把我送到後又接我回來。

因為工作關係,我常常和陌生人打交道,我的“乾爹”就是這樣認識的。

他姓楊,是個知名考古學專家。一次,我去採訪他,他一開門就說:“呀!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他說我長得特別像他過去的一個得力助手,也許這就是相識的緣分,他還熱情地把我介紹給他的夫人。那天採訪非常成功,晚上,他們請我吃頓飯,我和他夫人都特別喜歡鄧麗君,在卡拉OK包廂,我們把“鄧麗君”唱了個遍。

隨後不久,我得了一場大病,和楊老師沒有聯繫。此後突然有一天,他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他搬新家了,邀請我去他家玩。

就在那天,他知道我的遭遇,“痛心疾首”地命令我,以後每個週末都去他家,他要像我父母那樣照顧我。

也就是從那時起,只要我不出差,幾乎每週末都住他家。我們一起喝茶、打撲克牌、散步,他經常給我講點考古學的軼聞趣事,我也真長了不少見識。我經常給他講點年輕人的流行語,和最近又聽來的小故事,甚至請他們夫婦看音樂劇。後來,我還幫他寫過近一萬字的傳記。

每當我們玩得酣暢淋漓,他就一聲長嘆:“和桑榆在一起也沒這麼開心過。”桑榆是他女兒,十幾歲就去美國定居了,從他們的慨嘆中,我能夠深深感到老兩口心底的孤獨。其實,也有一些年輕人愛圍在他們身邊,但楊老師總覺得,他們是有目的的,要么要他推薦上研究生,要么請他去“裝裝門面”,似乎很少遇到沒有任何功利心的“忘年交”。一次,楊老師笑道:“咱們這麼投緣,乾脆你當我幹女兒算了。”

我當然願意啦!對我這樣一個獨自“漂”在異鄉的女孩來說,在我孤獨的內心深處,很渴望這種善意的牽掛和照料,我雖然不會嬌慣自己,但我知道我很需要這種感覺。

從此,每次去他家,都會聽見乾媽歡喜的聲音:“幹女兒來啦!快下廚房炒菜。”

如今,我是他們的開心果,他們是我的長輩,更是朋友。我也非常看重和他們的友情。從他們身上,我能夠體會人生的睿智、從容、堅定、真情。這樣的“大朋友”我還有很多,大都成就卓著、熱愛生活。我不光是在生活中感受到了他們的關愛,同時也在豐富和充實自己。和他們在一起,就好像面臨一座座蘊藏豐富的礦山,隨時隨地都會有收穫,永遠有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美妙資源。

有時候,我也問這些“大朋友”,你們知道我為什麼願意和你們交流?他們有的說因為我天真爛漫,和他們在一起,我撒嬌任性的一面能充分滿足。也有人說,因為我思想深度和豐富性都比同齡人強,適合跟“大朋友”交往。其實我知道,這和我小時候父親對我的影響直接相關。我從中學起,父親那些哥們儿呼朋喚友的聚會,他總愛帶我去,次數多了,我也漸漸習慣融入他們的氛圍,和他們熱烈交流。像什麼“麥苗兒青來菜花黃,毛主席來到咱農莊”這些上個世紀的老歌,我都唱得特別好。那些蘇聯歌曲《小路》、《紅莓花兒開》,同齡人都不會唱的,我簡直張口就來。

青春光華滋養我的滄桑心境

□李克山

我雖已年近花甲,但仍有一個年輕的心境,每天熱情奔放地學習和工作,對人生未來充滿了美好的希冀。為什麼會這樣?首先,這應該感謝我的那些年紀與我相差很多的“小朋友”!

曾經有一度,我的心情很沉悶,總覺得人與人之間友誼淡薄,真情難尋。幾十年來,見慣社會上一些弄虛作假的不良風氣,讓我對人際關係幾乎失去信心。後來,是一個叫王樹新的女孩轉變了我。

王樹新在天津某公司當會計,認識她時,她只有26歲。有意思的是,我和她最初是在電話裡偶然相識的。一天,她把電話打到我的單位———區教研室,求我幫她查找一下當教師的老同學的電話,說想和他們一起聚聚。我答應了,可一忙就忘了。所以她又打來電話時,我只得叫她過幾天再聽我的回話。幾天后,她又打了過來,我已為她找到了一位在中學任教同學的電話。

第二天,王樹新竟然出人意料地和她的幾個老同學來單位看我!原來,她和老同學聯繫後,當天下午一下班,就把孩子託付給親戚,迫不及待地跑來了。她和同學是專程來感謝我的。那天天降小雪,氣溫下降,我想,一個在市區生活的女子,冒著夜暗和嚴寒來40公里以外的郊區看老同學,這是怎樣一種難得的真情啊!

那天,我們聊得很開心,我們一起吃了頓飯,暢談生活、工作、學習,聽他們追憶家鄉和親情。從他們身上,我似乎感受到了久違的積極向上的活力和深厚的同學真情。此後,他們常有往來,也常約我參加他們的聚會。他們飽含時代活力的新鮮氣息感染著我,學友間的美好真情淨化著我。與他們交往,總使我心裡增添幾許亮色,自己也覺得年輕了許多。

和年輕人交往,不僅能使青春得到煥發,還能激勵我奮發的精神,女孩辛義霞就是其中的一個。

辛義霞是甘肅天祝縣人,因當地自然條件惡劣,家境貧寒,本該繼續上學的她不得不含淚離校,走上茫茫的打工路。她是文學愛好者,打工時經常閱讀文學刊物,有一次,她因為入迷地看一本《新作家》而誤了上班時間,被老闆解雇了。

巧的是,那本《新作家》上刊登了我和女兒的合影和文章,她根據上面提供的地址,把這件事寫給了我,我在回信中鼓勵和安慰了她。此後,每隔一段時間,她就來信談她的“思想”和工作情況,並經常隨信寄來她寫的詩歌或散文,懇請我予以指導。

後來,她和姐妹們跑出幾千里地到新疆“拾棉花”,天天從日出乾到日落,手指被棉殼尖扎爛,還得乾,因為每天不拾100斤棉花就吃不上飯!寄予深深同情的同時,我想,這樣的境遇下,恐怕誰也沒有閒心再乾別的了吧!可是,她卻照樣寄來了稿件!她說,她“寫作”就是隨便坐在一個什麼地方,把小本本放在膝蓋上,把心語變成白紙上的涓涓細流,或是清晨的一滴露珠。她說得輕鬆,我卻能夠深深感到,她所寫的每個字凝聚了多少血汗的結晶!我對她的稿件總是認真修改,還常幫她打印或投稿。

幾年來,我和辛義霞通了30多封信,卻從未謀面,但我對這個女孩的了解逐漸加深。她是在一條荊棘叢生的小路上艱難地跋涉,並用激情和信唸書寫著自己的青春!其實,與她交往,不只是我給了她幫助,她的言行也煥發了我的熱情,給了我拒絕衰老心態的力量。從她身上我看到了人生最美好的東西———追求真善美的理想應像江水那樣地奔流不息,不管處於什麼境地,創造和奉獻的生命都是最有意義的。

當然,我也有很多同齡的老年朋友,我們在一起會有很多共同語言,這無疑對我現實生活的建設是大有好處的。而與青年人交往,常會讓我感到心情振奮,心靈深處,總會懷有無限美好的遐思與冥想,彷彿乘上快艇在浪尖上飛騰跳躍,總有一種甩掉陳腐,迎接新生的感覺。

我喜歡年輕人,願與他們交往,他們的青春光華使我得以保持年輕心境。

忘年交有趣而微妙的心理現像

不同代際的人交友,被人們習慣地稱為“忘年交”。很多人都有忘年交朋友,並因此而受益匪淺。

“忘年交”並不那麼好交。特別是今天,要擁有“忘年交”朋友,需要特殊的能力。交朋友首先要有共同語言,而眼前的社會變化,不僅使代與代之間產生了觀念和生活方式上的不同,甚至連說的話都不一樣了。年輕人動不動就在中文中夾雜著英文,網上的文字更是讓“前輩”們怎麼看都像密電碼;而年輕人對“老一輩”津津樂道的東西,什麼“文革”啦,“插隊”啦,不是毫無興趣,就是覺得匪夷所思。因此,即便有心跨代交友,要逾越這些語言上、文化上、心理上的障礙談何容易。所以,也許可以說,擁有“忘年交”,意味著在一定程度上跨越了代溝,或具有跨越代溝的能力。

“忘年交”常常是一種互補的關係:年輕的可以分享年長者的人生經驗和智慧,年長的可以從年輕人那裡獲得新知和活力。“忘年交”其實也是一種跨文化交流,健康的“忘年交”可以使人的精神世界變得更加豐富和美好。為什麼有的人喜歡跨代交友?因為這種交往能在某種程度上滿足人的一些外在與內在的需要。

根據我有限的觀察,忘年交現象最容易產生在兩個年齡段:一個是15—25歲,一個是40—50歲。前者正處於青春期或青春後期,自我意識正在發展卻尚不成熟。他們有時會以“學生”的姿態與年長者交往,獲得父母、老師之外的指導與幫助———有時是精神上的啟蒙,有時是知識上的擴充,有時是人生關頭的點撥。這些指導與幫助,常常會對他們的人生產生重大影響。另一種情況是,他們充當“哥哥”、“姐姐”,給比自己年齡小的朋友幫助、呵護、指點。在潛意識層面,這其實也是一種對自我的肯定和心理滿足,而不完全是一種“利他”。

人到中年也容易尋找“忘年交”。一方面,青春逝去的深層恐懼會使人樂意與有活力的年輕人接近,這樣能夠使自己保持對新鮮事物的敏銳,不致停滯和落伍;另一方面,有機會和年輕人分享自己的人生經驗,也會帶來巨大的心理滿足,提升自我價值感。

生活中也有一些人,他們很難在同齡人中發展出深厚的友誼,總要尋找跨代的朋友。其實,這種行為往往是為了補償童年所缺乏的某些東西。比如,一個從小缺乏父母關愛的人,會把獲得父愛、母愛的需要,投射到一些與父母年齡相仿的人身上;還有一些缺乏自信與安全感的人,常會不自覺地去呵護、吸引比自己年齡小的人,從崇拜、感激的目光中獲取對自己的肯定。當然,這樣的“忘年交”最後不一定會有好的結局,因為他們常常在滿足某些需要的時候,忽略了其他更為重要的東西;或者,在最初的美好感覺過去之後,卻沒有能力來面對和處理彼此的差異。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02年8月22日
(責任編輯:劉宜燁)
Advertisements

About GhettoRacer

racer, driver coach, taoist, yogi, dreamweaver, bballer, rebel, philosopher, entrepreneur, kiva, lonewolf, vagabond, photo/video shooter, storytell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cks/babychicks/kids, Chinese, Chinese stories/history, Cool story, Bro!, East/West/translations, 高價值優秀文章, Good Guys List - my heros & inspirations, Human Rights, Life/Musings, PSA - public service announcements, Relevant News, Repost, The Good Bits of USA, The Truth, The Realist, USA.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