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arguments against Taiwan independence 反台獨的論點 – 平埔族的傳說與謠言

Last updated 3/3/2014 5:28 am @ Taipei, Taiwan – I’m against Taiwan independence.  =)  It’s point less to battle against China about it and the price is too high to pay if we go to war.  It’s a technicality only anyways as we’ve been self governing since 1950’s anyway…  proper cultural and economy exchange and eventually we’ll blend in one way or another.  Slowly influencing China and add more democracy to China is the intelligent way to go.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725558577485071

author: 蔡正元

Census data from Taiwan in 1600's

平埔族的傳說與謠言

重點:平埔族頂多只有4萬6千人
不是傳說中的20萬人

有ㄧ些想推動台獨運動的人
都「幻想」自己不是漢人
「變造」自己的祖先不是中國人
「夢想」自己是「平埔族」的後裔
希望取得「台獨血統論」的「DNA身分證」

現在就拿荷蘭人和日本人的證據
來告訴這些人
要搞台獨也不必背宗忘祖!
更不必冒充「平埔族」

「台獨平埔族血統論」終究只是編造的謠言

荷蘭人時代
平埔族始終只有4.5萬人左右
但是漢族在鄭成功來之前已有15萬人
且漢族、平埔族的通婚率非常低

平埔族在當時的經濟生產能力
也不足以支撐人口成長的空間

有人說「只有唐山公、沒有唐山媽」
只能說明有漢人娶平埔族女子的案例
但沒有證據證明
現在台灣的本省人大都由平埔族女子生的
理由很簡單
憑平埔族那點人口和醫療、生活水準
生不出日本接手台灣時的300萬漢人

現在摘要ㄧ篇文章供大家思考: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葉高華/中山大學助理教授

流言:平埔族人口在荷蘭時代就已經達到二、三十萬,
到了日本時代初期卻剩下不到五萬人。
由此可見,大多數平埔族都變成漢人了。

二、三十萬這個數字不知道是如何生出來的。

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 (VOC) 曾在臺灣
留下六次全島性的「原住民」戶口表 [1],
分別顯示:

1647 年:62849 人
1648 年:63861 人
1650 年:68657 人
1654 年:43519 人
1655 年:39223 人
1656 年:31191 人

有人說,VOC 的統治只及於臺灣南部,
不可能調查全島性的戶口。
事實上,VOC 在臺灣設立的四個地方「集會區」(Landdagh),幾乎已涵蓋全島平地。

其中,北部集會區管轄今日臺南以北、大甲溪以南的部落;
南部集會區管轄今日臺南以南的部落;
淡水集會區管轄大甲溪以北的部落;
東部集會區管轄臺灣東部的部落。

VOC 在四個地方集會區皆定期調查戶口 [2]。
雖然東部集會區的戶口資料不確實,
但平埔族的原居地並不在東部,故不受影響。

VOC 戶口表當中可確認位置的部落 [3] 。
顯而易見地,臺灣中部、北部的平地部落也被涵蓋在內。

1654 年以後,VOC 對於臺灣北部、中央山脈南段的部落
逐漸失去控制能力,導致被統計的人口減少。

而 1650 年是 VOC 在臺灣的顛峰期,
不但控制絕大部分的平埔族部落,
還控制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許多部落。

換言之,68657 人並非全是平埔族人口。
將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部落扣除之後,
得到 46141 的數字 [4],
這才是平埔族的人口。

一個潛在的問題是,
VOC 在臺灣西部平地的戶口調查會不會有漏網之魚?
我們必須承認這種可能性存在。
不過,若要修正 VOC 戶口表的數字,
必須針對戶口表當中漏掉哪些部落提出嚴謹的考證,
而不是信口開河把數字灌到二、三十萬。

255 年之後,日本人在臺灣舉辦全東亞最早的人口普查。
根據這次人口普查,
1905 年「熟蕃」(平埔族) 共有 46432 人 [5]。

從 46141 到 46432,
平埔族人口確實停滯不前,
但沒有大規模流失的情形。

有人說,縱使 1650 年與 1905 年的平埔族只有 5 萬人,
但期間可能一度成長到數十萬。

由於清國對於原住民戶口缺乏可靠的統計,
導致這種臆測難以被否證。
在這段原住民人口統計的空窗期間,
能找到最具參考價值的資訊,是丁紹儀的《東瀛識略》。
丁紹儀曾於 1847 年來臺灣擔任官員幕僚,
並將其所見所聞記載成冊。根據他的記載:

「綜計全臺熟番一百二十八社,歸化番二百三十七社,
未化野番可知者八十九社。……
今每社男婦少者二、三十名,多則百餘名、二三百名,
最多至四百餘名。」[6]

其中,熟番就是後來的平埔族;
而歸化番與未化野番大致相當於後來的高山原住民。
若以每社 400 人的上限計算,
19 世紀中葉時平埔族不超過 51200 人;

高山原住民不超過 130400 人。
而 1905 年的統計顯示熟蕃為 46432 人,
生蕃 (高山原住民) 為 113195 人。
由此可見,丁紹儀的記載相當可信。

這也顯示出,若要假設平埔族曾一度達到數十萬人,
時間點必須早於 1847 年。

那麼,平埔族有無可能在 1650 年以後
由 5 萬人成長到數十萬人,
然後又在 1847 年之前變回 5 萬人呢?

無論是 VOC 戶口表還是清代文獻,
都顯示平埔族的部落不超過 200 個。
以這麼多的部落要支撐起三十萬人口,
平均每個部落必須達到 2000 人。
然而,無論是 VOC 戶口表還是日本人的調查,
都顯示平埔族部落的平均規模為 200 人左右。

整體而言,1650-1905 年期間平埔族人口幾乎沒有改變。
更進一步來看,有些地方的平埔族人口流失較為嚴重,
有些地方則不減反增。
因此,下面將分區比較 1650 年與 1905 年的人口。

(一) 西拉雅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西拉雅本族的 Sinckan (新港社)、
Backaloangh (目加溜灣社)、Tavakangh (大目降社)、
Soulangh (蕭壠社)、Mattauw (麻豆社) 計 5954 人;

大武壠社群 (四社熟番) 計 1092 人;
馬卡道支族 (鳳山八社)計 11986 人;
以上總計 19032 人。

西拉雅人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
臺南廳、鹽水港廳、阿緱廳範圍內
(介於中間的鳳山廳幾乎被跳過)。

由於漢人侵佔其傳統領域,
部分西拉雅人向蕃薯寮廳、恆春廳,
以及臺東廳璞石閣支廳的範圍遷徙 [7]。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
上述六廳、一支廳的「熟蕃」總計 31600 人。

從 19032 人到 31600 人,西拉雅的人口明顯增加,
年增率達到千分之二。
這也顯示,西拉雅人向內山、後山的遷徙,
確實幫助他們維繫部族的生命力。

(二) 嘉南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魯羅阿社群計 2850 人。
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嘉義廳、斗六廳範圍內。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
上述二廳的「熟蕃」只有 163 人。
相較於西拉雅人,魯羅阿社群不愧是「流離失所」。

(三) 中部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洪雅族阿里坤社群計 1090 人;
巴布薩族計 3171 人;拍宰海族計 1649 人;
拍瀑拉族計 454 人;以上總計 6364 人。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
臺中廳、彰化廳、南投廳的的「熟蕃」總計 5376 人。
由此可見,中部地區的平埔族人口有輕微的流失情形 [8]。

(四) 道卡斯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道卡斯族計 2935 人。
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新竹廳、苗栗廳範圍內。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
上述二廳的「熟蕃」總計 2910 人。
此外,部分道卡斯人曾遷徙至南投廳的埔里盆地。
如此看來,道卡斯族的人口大致維持平盤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道卡斯人後來可能形成賽夏族 [9]。)

(五) 凱達格蘭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凱達格蘭族計 5290 人。
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
臺北廳、基隆廳、桃園廳範圍內。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
上述三廳加上深坑廳的「熟蕃」只有 1561 人。
顯而易見地,凱達格蘭族的人口流失非常嚴重。

(六) 噶瑪蘭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噶瑪蘭族計 9670 人。
而 1905 年的人口普查則顯示,
宜蘭廳的「熟蕃」剩下 2726 人。
不過,噶瑪蘭人曾集體向花東地區遷徙。
若再加上臺東廳花蓮港支廳、成廣澳支廳的「熟蕃」人口,
則有 4779 人。即便如此,
噶瑪蘭族的人口流失仍然很明顯 [10]。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得到幾個簡單的結論。

(1) 西拉雅族的人口不但沒有流失,
還以千分之二的年增率持續增加。

(2) 除了西拉雅族以外,其餘平埔族或多或少
都有人口流失的情形。其中,又以洪雅族魯羅阿社群、
凱達格蘭族、噶瑪蘭族的人口流失最為嚴重。

(3) 即便如此,平埔族的人口流失規模是數以千計,
而不是像流言說的數以十萬計。

註釋:
[1] 中村孝志,〈荷蘭時代的台灣番社戶口表〉,
收於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
《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 社會‧文化》。
臺北:稻鄉,2001。頁1-38。

[2] 中村孝志,〈村落戶口調查所見的
荷蘭之台灣原住民族統治〉,收於中村孝志著,
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
《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 社會‧文化》。
臺北:稻鄉,2001。頁39-55。

[3] 圖片來源:http://thcts.ascc.net/template/sample4.asp?id=ra09

[4] John Shepherd 計算的數字為 47963 人,
比我的數字多了 140 人。兩者差異為:
他將一個叫 Lasaer 的部落歸入西拉雅族,
而我因為無法確認這個部落的位置,所以沒有算入。
參見:John Shepherd (1993) Statecraft and
Political Economy on the Taiwan Frontier, 1600-1800.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5] 詹素娟,〈臺灣平埔族的身分認定與變遷(1895-1960)
──以戶口制度與國勢調查的「種族」分類為中心〉,
《臺灣史研究》,12(2): 121-166。

[6] 丁紹儀,《東瀛識略》,臺灣文獻叢刊第2種。頁70。

[7] 關於平埔族向後山遷徙的過程,
可參考:潘繼道,《清代臺灣後山平埔族移民之研究》,
臺北:稻鄉,2001。

[8] 關於中部平埔族人口流失情形,可參考:洪麗完,
《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
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
臺北:聯經,2009。特別是第四章第三節。

[9] 伊能嘉矩著,楊南郡譯註,
《平埔族調查旅行 伊能嘉矩〈台灣通信〉選集》。
臺北:遠流,1996。頁262-263。

[10] 關於噶瑪蘭族人口流失的情形,
可參考:詹素娟、張素玢,
《臺灣原住民史 平埔族史篇 (北)》,
中興新村:臺灣省文獻委員會,2001。

Advertisements

About GhettoRacer

racer, driver coach, taoist, yogi, dreamweaver, bballer, rebel, philosopher, entrepreneur, kiva, lonewolf, vagabond, photo/video shooter, storytell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stories/history, Life/Musings, Politics/Societies/World stuff, Relevant News, Repost, Taiwan aka Formosa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repost: arguments against Taiwan independence 反台獨的論點 – 平埔族的傳說與謠言

  1. 高靖智 says:

    我覺得跟其他論點還是誤差很大 簡單說 台灣在日本時期的戶口調查人數比較準確 日治時期以前的人口是無法100%令人信服的….實在是謎團啊…. best wis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